範文作文資料庫

清揚州八怪鄭燮撰諷剌聯集

上山拿螞蚱;

下河捉螃蟹。

——鄭燮諷贈地方邪惡勢力

鳳在禾下飛去鳥;

馬到蘆邊草不生。

——鄭燮諷贈某寺勢利僧

鄭板橋所結交的釋道中人,善詩懂畫者為數不少。無方和尚和後來在北京結識的起林和尚是最鍾情的兩位。其餘諸人大都富有文化教養,板橋概括地說這些和尚所以出家,是“窮而無歸,入而難返者也”。但是,也遇到過使人氣結的和尚。據說,板橋曾投宿某寺,當家和尚見是個窮秀才,十分勢利,規定必須抄經若干方得借宿,語言十分傲慢。天色已晚,板橋只好答應。經抄好了,和尚意猶未足,見板橋字寫得好,說是加寫一副對聯,晚上才可供應一床棉被。板橋無奈,只好援筆寫道:“鳳在禾下飛去鳥;馬到蘆邊草不生。”寺後有禾,寺前有蘆,都是實景。鳳到表示祥瑞,馬到表示施主光臨,都是喜事。和尚見了,十分滿意,備香茶果脯,請板橋到上房安歇。日後,和尚將對聯裱制懸於佛堂,逢人誇耀。客人中也有懂詩的,告訴和尚說:“這上聯寫的是一禿字,下聯寫的是個驢字。”和尚一琢磨,弄得哭笑不得。

千家養女先教曲;

十里栽花算種田。

——鄭燮諷題揚州時弊

飽暖富貴講風雅;

饑饉畫人要銀錢。

——鄭燮賣畫戲贈暴發戶姚有財

話說清朝年間揚州有個暴發戶叫姚有財。此人本來窮途潦倒,有一年,他花十兩銀子買來一麻袋“報廢鹽票”,後來這鹽票恢復使用,他陡然發了橫財,成為百萬富翁的大鹽商。以後又買通官府當了個“兩江鹽務督辦”。從此,他操縱鹽價,榨取民眾錢財;又勾結官衙欺壓民眾,無惡不作。有一次,他聽說鄭板橋的書法聞名全國,達官顯宦都以有一副板橋真跡字畫為榮。於是派人請鄭寫一副條屏,打算送給兩江總督,討好頂頭上司。鄭板橋一聽是姚有財索書,甚為反感。他平生最痛恨這類為富不仁的奸商暴吏,但又不好當面拒絕。便對來人說:“本人賣字為生,姚大老闆要字好說,二千兩紋銀一副。”那人回報姚有財,姚忍痛拿出一千兩銀子,叫那人向鄭板橋討個價錢。那人送上銀子,說了許多好話。鄭板橋二話不說,揮筆寫下:“鄉里鼓兒鄉里打;”即時送給他。那人說:“先生還沒寫下聯呢!”鄭板橋說:“本人鬻書,雖非官辦,也是‘一言堂’,‘童叟無欺’。對聯兩千兩一副,你付了一千兩,當然給半副。”姚有財無奈,只得補上一千兩銀子。鄭便接著寫完下聯:“當坊土地當坊靈。”姚有財展開一看,覺得這字確實很好,但這聯意似乎太俗[見上《鄭燮題江蘇省如皋土地廟》,怎好送與上司?於是他一面罵鄭板橋敲竹槓,一面吩咐打橋親去找鄭另寫一副。一見面,姚說:“先生之字如龍飛蛇走確是珍品,但這聯意似欠高雅,請換寫一副。”鄭說:“本人字畫出門不換,如再寫一副,請再付兩千銀子。”挑挖苦地說:“先生開口銀子,閉口銀子,豈是高人雅士?”鄭回敬道:“賣畫山人只求銀子餬口,哪如你們高官巨賈專要條子[金條]巴結大官。”姚有財啞口無言,尷尬萬分,不得已忍著剜肉疼痛再拿二千兩對鄭說:“這一副寫什麼呢?”鄭笑著說:“就照你的話寫吧!”說著揮毫寫下此聯。姚有財一看,哭笑不得,只好自認倒霉。

利慾除刀,凡塵半點不染;

金爐剝火,鎖住意馬心猿。

——鄭燮諷斥武殿寺劣僧胡興鳳

胡興鳳為山東省濰縣南關大財主的兒子,他從不橋生慣養,整日遊手好閒,吃喝玩樂,花天酒地。其父母雙亡後,家道破落,一貧如洗,他生活無著,才出家拜武殿寺方丈北海長老為師,削髮為僧。但他劣性不改,身為和尚,經常玩弄女性,被北海長老多次訓誡,非但不思悔改,反而懷恨在心。後借長老生病之時,以為長老治病為名,用毒藥謀害了北海長老。此聯為析字聯,上聯前句“利慾除刀”,析出一個“禾”字,後句“凡塵半點不染”,析出一個“幾”字,兩句合成為“禿”字;下聯前句“金爐剝火”,析出一個“戶”字,後句“鎖住意馬心猿”,析出一個“馬”字,兩句合成為“驢”字,全聯即罵胡興鳳為“禿驢”。此事件另有“揚州八怪”成員之稱的高鳳翰擬有一聯曰:“禾熟填口不為丟;常借一巾去遮醜。”前句析出“和”字,後句析出“尚”字;又金農撰聯曰:“佳墨不染塵土;相思苦無良田。”前句析出“黑”字,後句析出“心”字。三聯析字串聯,就是“禿驢和尚黑心”!真不愧為“揚州八怪”。